未分类

小草app2.01

   ,最快更新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海面上空的寒风呼啸着掠过护盾,天空与大海的背景在视野中不断后退着,陆地的轮廓已经越来越近,和北港枢纽的通讯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梅丽塔显然加快了速度。

   “说不定只是秘银之环坏掉了,”虽然心中挂念着塞西尔和提丰的局势变化,高文还是随口对巨龙小姐说道,“塔尔隆德的技术虽高,但也没到万物不朽的地步。”

   “大概吧,”梅丽塔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总之我们必须快点了……这次可真的是有大事要发生。”

   高文没有回应,只是转过头去,远远地眺望着北港海岸线的方向,久久不发一言。

   而在他旁边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维罗妮卡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位“圣女公主”站起身,若有所思地看向陆地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困惑。

   但她这样的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几秒钟的眺望之后她便收回了视线,重新恢复了往日那种温和却缺乏人性气质的模样。

   ……

   废土深处,古代帝国都市爆炸之后形成的冲击坑周围林木攒动。

   一道仿佛能贯通天地的蓝白色光柱从冲击坑中心喷涌而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这片黑暗污浊的大地,而在围绕着冲击坑“生长”的大片“密林”中,相似的蓝白色光流正一刻不停地在那些相互靠拢、缠绕、融合的枝丫和藤蔓间跳跃流动,无数奇形怪状的“植物”就如某种巨型生物体内的神经突触般缠绕成了庞大的聚合体,且以古帝都为中心蔓延出去数公里之广,窃取来的能量就如神经突触间传递的化学物质和电信号,在这庞大而纠缠的系统中一遍遍不断地流淌着。

   但突然之间,这紧张繁忙的“流动”戛然而止,在植物枝丫和藤蔓之间飞快跳跃流转的光芒瞬间凝滞下来,并仿佛接触不良般闪烁了几下,短短几秒种后,整片庞大的“森林”便成片成片地暗淡下来,重新变成了黑森林的模样。

   纯净少女夏日和服啃瓜可爱美照

   森林中心位置,与古代爆炸坑边缘连接的缓冲区内,大片大片的浓烟伴随着几次剧烈的闪光升腾起来,十余条粗大的藤蔓被炸断之后凌空飞起,仿佛迅速收回的弹性绳索般缩回到了森林中,正在控制这些藤蔓的“大教长”博尔肯看着这一幕,愤怒地吼叫起来:“双子!们在干什么?!”

   一阵狂风吹来,菲尔娜和蕾尔娜的身影出现在博尔肯面前,她们手上还缠绕着未散去的魔力余晖,两位精灵异口同声:“在救的命,大教长。”

   不远处的冲击坑内壁上,被炸断的残余植物结构已经化为灰烬,而一条巨大的能量管道则正在从暗淡重新变得明亮。

   博尔肯的枝丫发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他那张皱纹纵横的面孔从树皮中凸显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奥菲利亚矩阵的运转效率正在回升,她开始扫描并重置各个能量管道了,我尊敬的大教长——”蕾尔娜说了前半句,菲尔娜立刻毫无延迟地接上后半句,“看样子她‘回来’了,如果我们不打算现在就和铁人兵团开战,那我们最好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什……”博尔肯吃了一惊,紧接着脸上便露出怒气冲冲的模样,“该死,该死……怎么这么早……就差一点了,催化过程就差一点……”

   他的枝丫愤怒摇晃着,整个扭曲的“黑森林”也在摇晃着,令人惊惧的哗啦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整个森林都在怒吼,但博尔肯终究没有丧失判断力,在意识到自己的愤怒无济于事之后,他还是果断下达了撤离的命令——一棵棵扭曲的植物开始拔出自己的根须,散开互相缠绕的藤蔓和枝条,整个黑森林在哗啦哗啦的声响中瞬间解体成无数块,并开始飞快地向着废土各处疏散。

   “乐观一些,大教长,”蕾尔娜看着正在怒气冲冲指挥撤离的博尔肯,脸上带着无所谓的表情,“我们一开始甚至没想到能够从导管中抽取那么多能量——催化虽未彻底完成,但我们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工作,后续的转化可以慢慢进行。在此之前,确保安才是最重要的。”

   博尔肯转过脸,那对镶嵌在斑驳树皮中的黄褐色眼珠看着蕾尔娜与菲尔娜,片刻之后他才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

   黑森林的撤离正在井然有序地进行,大教长博尔肯以及几名主要的教长很快便离开了这里,但蕾尔娜与菲尔娜并没有立刻跟上,这对精灵双子只是静静地站在冲击坑的边缘,眺望着远方那仿佛火山口般凹陷下沉的巨坑,以及巨坑底部的庞大水晶椎体、蓝白色能量光束。

   她们能够感受到那水晶椎体深处的“非人灵魂”正在渐渐醒来——还未完苏醒,但已经睁开了一只眼睛。

   “她发现我们了么?”蕾尔娜突然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

   “应该没有——奥菲利亚矩阵的直接探知模块早已经在数百年前永久损毁,她现在除了最基础的损害警戒系统之外,就只能依靠铁人兵团了解冲击坑周围的情况,”菲尔娜也如自言自语般回答着,“我们的行动很谨慎,始终处于铁人兵团和警戒系统的死角中。”

   “……真是可悲啊,”蕾尔娜望向远处的水晶椎体,带着一丝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的语气说道,“曾经多么辉煌的众星之星,最美丽与最智慧的帝国明珠……如今只是个被困在废墟和坟墓里不愿死去的亡灵罢了。”

   “忤逆者便是这样不愿低头又不愿去死,”菲尔娜静静说道,随后蕾尔娜也开口了,她们异口同声地感叹着,“……真是可悲。”

   狂风吹起,枯萎的落叶卷上半空,在风与落叶都散去之后,精灵双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冲击坑边缘。

   ……

   庄严的三重尖顶覆盖着宽广的议会大厅,在这金碧辉煌的房间中,来自贵族阶层、法师、学者群体以及富裕商人群体的议员们正坐在一排排扇形排列的靠背椅上。

   魔晶石灯光发出的明亮光辉从穹顶洒下,照在议会大厅内的一张张面孔上,或许是由于灯光的关系,这些大人物的脸庞看上去都显得比平日里更加苍白。在议员们钟爱的黑色礼服映衬下,这些苍白的面孔仿佛在黑色淤泥中晃动的卵石,盲目而且毫无意义。

   一种紧张压抑的气氛笼罩在这个地方——虽然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压抑的,但今天这里的压抑更甚于以往任何时候。

   大厅里持续不断地响起嗡嗡声,这是议员们在低声交谈,有相互熟识的小群体在讨论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但更多的议员在关注大厅前端那最最特殊的位置——皇室代表专用的座椅上现在空无一人,只能看到两名副武装的骑士和几名侍从站在座椅后面不远处。

   杜勒伯爵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有些烦躁地转动着一枚带有硕大宝石的华贵戒指,他让带有宝石的那一面转向掌心,用力握住,直到微微感觉刺痛才松开,把宝石转过去,然后再转过来——他做着这样无意义的事情,耳边传来的是满怀悲观和沮丧,亦或者带着盲目自信和热情的讨论声。

   帝国与塞西尔人突然进入了战争状态……似乎有叛国者潜藏在各级的贵族群体中……战神教会被亵渎者渗透,教皇马尔姆·杜尼特的死亡疑点重重……军队内似乎要进行排查和清洗,亦或者已经展开了清洗……

   奥尔德南上空笼罩着阴云,无知的底层民众尚不知晓最近城内压抑紧张的气氛背后有什么真相,位于上层的贵族和富裕市民代表们则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更内部的消息——但在杜勒伯爵看来,自己周围这些正紧张兮兮交头接耳的家伙也没有比平民们强出多少。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隔了几个座位:“伯爵先生,您知道护国骑士团昨天进入内城了么?”

   杜勒伯爵下意识皱了皱眉,但在转头过去之前他便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他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身材发福的秃顶男人正对自己露出笑容。对方套着一件紧绷绷的礼服,金质的细表链从胸前的口袋里垂出一截,另有一根细链挂着一副金色的眼镜,这副眼镜正戴在对方的鼻梁上,或者说镶嵌在对方脸上的肥肉里。

   “当然,这消息在议员之间已经传开了。”杜勒伯爵对这个身材发福的男人点了点头,态度不远不近地说道。

   “真的要出大事了,伯爵先生,”发福的男人晃着脑袋,脖子附近的肉随之也摇晃了两下,“上一次护国骑士团进入内城区可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杜勒伯爵保持着得体礼貌的微笑,随口附和了两句,心中却很不以为然。

   波尔伯格,一个投机商人,只是借着魔导工业这股热风在这两年身价倍增罢了,除了父亲同样是个较为成功的商人之外,这样的人从祖父开始向上便再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家族传承,然而就是这样的人,也可以出现在议会的三重尖顶之下……

   杜勒伯爵倒不会质疑皇帝的政令,他知道议会里需要这样特殊的“席位”,但他仍旧不喜欢像波尔伯格这样的投机商人……金钱实在让这种人膨胀太多了。

   这样的投机商人,在面对自己这样的贵族时甚至已经不加“阁下”,而直呼“先生”了——在任何一个尊重传统重视礼仪的上流人看来,这显然是对良好秩序的破坏。

   但即便心中冒着这样的念头,杜勒伯爵也仍然保持了得体的礼仪,他随口和波尔伯格交谈着,聊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这样做一半原因是为了贵族必要的礼貌,另一半原因则是因为……杜勒伯爵手中的棉花种植园和几座工厂还是要和波尔伯格做生意的。

   好在这样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杜勒伯爵眼角的余光中,他突然看到大厅前端的一扇金色大门被人打开了。

   议员们立刻安静下来,大厅中的嗡嗡声戛然而止。

   身着一袭黑色宫廷长裙、黑色长发垂直腰间、仪态端庄优雅的玛蒂尔达公主从大门中走了出来,她微微侧头看了大厅的方向一眼,随后便目不斜视地向属于自己的坐席走去。

   一些护卫的侍从和战士也跟在公主身后走了进来。

   许多人的视线落在玛蒂尔达身上,他们注视着这位帝国明珠向前走去,但杜勒伯爵的目光却很快落在了那些跟着公主一同出现的战士身上——在看清那些战士的模样之后,这位提丰贵族的眼神瞬间微微有了变化。

   身漆黑的铠甲,胸甲上镶嵌着用于增幅魔力的黑曜石结晶,帽盔上带有皇室徽记,腰间佩戴附魔长剑和增幅法球。

   黑曜石禁军!

   这是自杜勒伯爵成为贵族议员以来,第一次看到黑曜石禁军踏入这个地方!

   他立刻本能地把目光投向了那扇金色的大门,并看到一个又一个黑曜石禁军战士进入大厅,不动声色地替换了原本在大厅各处站岗的守卫,而在最后一名禁军入场之后,他仿佛预料之中般看到一名英武的黑发年轻人走了进来。

   哈迪伦亲王。

   杜勒伯爵看到那位统帅黑曜石禁军的亲王走进大厅,随后就仿佛是在守卫大门般在那里停了下来,他扫视了整个大厅一眼,如同是在点选人数。

   原本便陷入安静的议会大厅中,这一刻似乎更加死寂了半分,而且此时的安静中……似乎多出了些别的东西。

   杜勒伯爵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投机商人跟自己交谈时说的一句话。

   这次……看来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下一刻,玛蒂尔达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她轻轻敲了敲面前的桌子,大厅中所有的视线便瞬间都落在她的身上。

   “各位议员们,”她清了清嗓子,目光平静地看着大厅中那些在灯光和黑色礼服中显得愈发苍白的面孔,“今天,我们需要讨论一项事关帝国未来的重大议案。

   “依皇帝陛下喻令,依我们神圣公正的法律,依帝国所有公民的切身利益,考虑到目前帝国正面临的战争状态以及出现在贵族系统、教会系统中的种种令人不安的变化,我现在代表提丰皇室提出如下议案——

   “启用皇帝最高裁决权,并临时关闭帝国议会。”

你可能也会喜欢...